婆婆把自己的这个放儿媳枕头下,儿媳这下不能忍了

摘要: 第1章 孩子是无辜的“公主!求你放过我吧!孩子是无辜的,它是琰卿的骨血,你怎么忍心……”我冷眼看着姚馨儿,心

02-10 12:18 首页 美胸塑身宝典

第1章 孩子是无辜的

“公主!求你放过我吧!孩子是无辜的,它是琰卿的骨血,你怎么忍心……”

我冷眼看着姚馨儿,心恨到了极处,“无辜?姚馨儿,徐琰卿不在这儿,你不必演戏。”

就是这个女人抢走了我丈夫所有的疼爱。

成亲两年,除了新婚之夜那一次,徐琰卿再未碰过我。

姚馨儿拼命的冲我磕头,“我知道你一直想要独得琰卿的宠爱,可我有什么办法?明知道你是公主,却还要不知死活的进来,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这话听着真刺耳!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姚馨儿突然一头撞向墙壁。

我的丫鬟——翠儿惊呼,我也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拦着。

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猛地将我推开,我的脊背瞬间磕到了桌角,钻心的疼痛,顷刻间蔓延全身。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脸上重重挨了一记清脆的耳光。

“南淮月,你敢伤害馨儿和我的孩子,我要你的命!”

我冷冷看着徐琰卿,脸上的疼,背上的痛,都不及心窝里的那一刀来得又狠又绝。

身为大靖的燕云公主,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妹妹,我何时受过这样的折辱与谩骂。

翠儿红着眼把我搀起来,连翠儿都知道心疼我,可这不知好歹的男人却为了别的女人,扬言要我的命。

我倔强的绷直身体,“徐琰卿,你敢打我,就不怕皇兄诛你九族?你为了这个女人,不要你徐家上下一百八十口人命了?”

“南淮月,你哪次不是拿皇上压我?”徐琰卿厉喝。

那副几欲吃人的表情,恨不能把我撕成碎片。

我将视线落在姚馨儿的肚子上,她猛地拽住了徐琰卿的胳膊,一脸哀戚的哭诉,“琰卿,你还是让我走吧!公主容不下我,我怕我留下来会保不住我们的孩子。琰卿,你放过我,我不想看着我们的孩子跟我一起死!”

徐琰卿轻叹着将姚馨儿搂在怀里,当着我的面吻上她的眉心。

我从未见过他这般温柔的模样,对着姚馨儿竟是处处温柔有加。

我多希望他能分一点点给我,哪怕只是施舍。

只要他愿意哄一哄我,我会心甘情愿顺了他的心意,让他如愿以偿的给姚馨儿一个名分。

可徐琰卿就是小气啊!

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是,我容不下他们,想在公主府里跟我抢男人,得看他们的命够不够硬!徐琰卿,你不顾九族性命,难道连你娘的命也不要了?”

语罢,我掉头就走。

“南淮月!”徐琰卿一声喊。

我心中一窒,他要跟我服软吗?

只要他服个软,我为了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谁知,徐琰卿却递给了我一封东西。

我浑身战栗,喉间满是腥甜滋味,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手里的东西。

休书!!!


第2章 你不是爱我吗?我给你

徐琰卿竟然随身都带着休书?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离开我,抛弃我,跟姚馨儿双宿双栖。

我想哭却哭不出来,“你要休了我??”

为了姚馨儿,他要休了我?

两年,就算是养狗也该有感情,何况是人!!

“既然公主容不下我与馨儿,那就一别两宽各自欢喜。”他说这话的时候,口吻是那样的冷。

我仰头看着这张极是俊朗的容颜,深邃立体的五官,薄唇轻抿,这样好看的人,怎么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我嫁给你两年!两年!”我伸手接过徐琰卿手里的休书,“徐琰卿,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没有我,徐琰卿怎么可能从一个小小的六品兵部主事,擢升为正二品兵部尚书?

我冲着屋子里的姚馨儿挥了挥手中的休书,“我告诉你徐琰卿,你休想和姚馨儿痛痛快快的在一起!”

当着徐琰卿的面,我亲手将休书撕得粉碎!

“南淮月!”徐琰卿愤恨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没有回头,端着公主该有的仪态走出了院子。

身后,传来姚馨儿的哭声,“琰卿,我肚子好疼……琰卿……救我……”

翠儿啐了一口,“装得可真像!”

我没有理会,明明是正妻却狼狈得像丧家犬,甚至不敢回头去看,怕看见他对着另一个女人极致宠爱的模样。

那是我最无法忍受的,会让我生不如死。

我回了冷冷清清的主院,依稀还能听见棠梨院那头传出的徐琰卿的愤怒嘶吼。

姚馨儿的演技真是越来越好了,我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她,她竟自导自演了这一出。

不过是仗着徐琰卿爱她……

呵!

我无心去管这些,回了房间就睡。

可到了夜里的时候,背上疼得厉害。

翠儿哭着说,我被桌角磕着的位置此刻微微凸起,像个小土包似的,不知道上了药能不能消肿。

这时,房门忽然被一脚踹开,徐琰卿气势汹汹地冲进来,瞪着翠儿一声吼,“滚!”

翠儿慌张地看了我一眼,我抬抬手,吩咐她出去了。

天知道我心里多高兴.......徐琰卿已经很久没来过我的屋子了。

“你---”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徐琰卿已经将我狠狠推倒在床上。

下一刻,我的身子猛地被人翻转过来,脊背抵在床褥上,疼得我当即叫了一声。

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徐琰卿红着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南淮月,你满意了吗?馨儿的孩子没了!是你!都是你!你这个毒妇!!”

背上疼得我只想推开他,奈何身上一点气力都没有。

我无力的喘着粗气,承受着徐琰卿的无边愤怒。

他大手一挥,撕碎了我身上仅有的单薄亵衣。

我惊慌失措,嗓子沙哑得不成样子,“徐琰卿,你疯了!”

“南淮月,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想要我?好,我给你,我都给你,我满足你!”徐琰卿狠狠咬着我的胸口,疼得我瞬时哭了出来。

毫无前戏的蛮狠挤入,那生涩的薄嫩刹那间被撑开,撕裂般的疼痛让我浑身颤抖,所有的喊声卡在嗓子里。


第3章 南淮月,你找死

徐琰卿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疼痛蔓延至我的四肢百骸,我眼前一片漆黑,只觉得身子像大海里的孤舟,在风口浪尖不断的浮浮沉沉。

带着彻骨的愤怒,徐琰卿猛地将我翻个身,我趴在床榻上的那一瞬,背上的压迫感终于消失。还没等我喘过气,他又不依不饶的闯了进来。

坚硬而滚烫的烙铁,摩擦得我灼疼,没有半点仁慈,有的只是愤怒和暴虐,仿佛那一刻我只是个发泄的工具,真的连人的资格都算不上。

我的嗓子里终于发出了破碎的声音,“琰卿,不要……”

徐琰卿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强迫我抬头看他。

模糊的视线里,我再没能看到那张俊美无双的容脸,所有的画面都变得如此狰狞。

“嘴里喊着不要,却夹得那么紧,南淮月你真贱。”他伏在我的耳边,咬牙切齿的说着恶毒的话,“为什么死的不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孩子,若你不是公主,我真想马上掐死你。”

“你害了馨儿,我不会放过你。”

“南淮月,你欠我一条命,欠了我徐家那么多条人命……你该死。”

恍惚间,我意识模糊的想起了那年的梨花白,淡淡的梨花香,素白的梨花雪,那一袭白衣少年人站在梨花树下,回眸一笑宛若画中人。

就是那一眼,只是一眼,我便难以自拔。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翠儿在哭。

“公主!”翠儿快速搀起我,“公主总算醒了,可把奴婢吓坏了!”

说着,哭得越发厉害,“公主在宫里,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公主……”

“徐琰卿呢?”我浑身疼得厉害,还记得昨晚……

背上动辄牵扯经髓,疼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翠儿一愣,便也知道了我的意思,“在……棠梨院。”

陪着姚馨儿。

我“哦”了一声,此后几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说是养伤,其实是怕听到那些与我无关的恩爱,怕自己会忍不住又冲出去。

到了第五日,我伤势好转,徐琰卿却让人来报信,说是让我去一趟佛堂。

佛堂里住着徐琰卿的母亲——王芝凤,徐琰卿幼年丧父,所以对于这个母亲很是尊重。但从王芝凤很不待见我,一直对我很冷淡。

是以我才会觉得奇怪,徐琰卿好好端端的为何让我过去。

我忐忑的进了佛堂,王芝凤刚好念完了经,放下了木鱼。乍见到我的时候,眼睛里露出几分诧异,转而便只剩下了厌恶。

翠儿领着所有的奴才退下,留我在佛堂里陪着王芝凤。

我行了礼,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婆婆。”

在礼数上应该是她给我行礼,因为我是公主,大靖的律法理当先君臣后婆媳。但……为了徐琰卿,什么君臣之礼,我都可以不在乎。

“闹得府里鸡犬不宁,成何体统?”王芝凤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口吻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不介意,反正都习惯了。

“是儿媳不好。”我哽咽着俯首,努力装出很乖顺的模样。

王芝凤终于回头看我,眼睛里迸射着怨毒,“你活该。”

我心头一窒,“婆婆,我……”

“你是不是去了棠梨院?”王芝凤冷问。

提起棠梨院,我心里猛地一揪,但还是如实的点头。

突如其来的耳光,打得我瞬间眼冒金星。

我及时扶住了桌子,否则定会摔在地上。

耳边,是王芝凤咬牙切齿的咒骂,“杀人偿命!!你身为公主罔顾夫家子嗣,连个妾室都容不下,如此蛇蝎毒妇,真让人大开眼界。”

她的手高高抬起,眼见着要来第二巴掌。

我自然不会再给她机会,当即捏住了她的手腕。

门突然被推开,“南淮月!!你找死!!!”


首页 - 美胸塑身宝典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