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没钱娶媳妇,父亲居然这样做.....

摘要: 第1章 她的婚姻狂风呼啸着从耳边吹过,顾浅第八次打开卧室的窗户。她望着外面被狂风吹的东倒西歪的树,叹了一口气

12-12 15:27 首页 美胸塑身宝典

第1章 她的婚姻

狂风呼啸着从耳边吹过,顾浅第八次打开卧室的窗户。

她望着外面被狂风吹的东倒西歪的树,叹了一口气,再次将窗户关上。

肖墨辰是不会回来了!她暗暗叹息。

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顾浅一个人坐在别墅的卧室里,佣人早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就被肖墨辰遣散了。

今天小区停电,她将蜡烛点燃放在床头边,洗漱一番,换上真丝睡裙,吹熄蜡烛,准备睡下。

此时外面已经开始打雷,大雨来袭,顾浅听着窗外的雨声昏昏欲睡。

“咣当!”卧室房门传来一声巨响,她惊恐的转头看向门外,一道闪电在外面亮起,她借着光亮看清了眼前的人。

“墨辰,你怎么回来了?有没有被淋到?”顾浅松了口气,急忙光脚跑到他的身边,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额头,“还好没有着凉。”她轻吁了一口气。

从头到尾,肖墨辰面无表情,而顾浅早就习以为常。

肖墨辰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顾浅,你究竟要装到什么时候?”

顾浅的目光呆了呆,她不解的问,“怎么了?什么装的?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肖墨辰厌恶的看了她一眼,“我刚回来就爬上我的床,不过是一年没有做,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我没有……”顾浅脸色通红的摇头否定。

她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女,对婚姻充满了期待,在她的眼里,爱情是纯洁的,没有掺杂过多的欲望在里面。

肖墨辰揪住她的头发,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不屑的扯了扯嘴角,“少在这假惺惺了,顾浅,你告诉爷爷我们结婚一年没有发生关系,不就是让我回来上你的吗?”

肖墨辰将她推倒在床上,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现在我来满足你!”

“不……我没有……”

“墨辰,你相信我!”

第2章 我没有

顾浅的解释声被他冰冷的唇堵住,她有些慌乱的挣扎,肖墨辰的长腿将她的双腿紧紧的夹住。

他用力的撕咬着她的嘴唇,毫不温柔,她紧闭的牙关被他火热的唇舌撬开,他狠狠的品尝着她的甜美,渐渐的他的身体起了反应。

他的双手用力一扯,便将脆弱的睡裙撕碎,用破碎的布料将她的双手束缚住,大手用力的揉搓着她的胸前的柔软。

“没有?你没有将可欣赶出国,还是没有趁我喝醉与我发生关系借机逼我结婚?”

肖墨辰唇齿间带着浓浓的酒精味,他粗粝的大手顺着她的腰腹渐渐向下,身下的灼热正死死的抵住顾浅,双眼死死的盯着她苍白的脸颊。

“是谁从16岁见到我的第一面起就疯狂的纠缠我?只要是有人接近我就派人去砸别人家的玻璃?”

他贴近顾浅的脸,近乎邪恶的咧嘴笑道,“你爱我吗?”

“我爱你,墨辰,自从十六岁开始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成为你的妻子。”顾浅咬住嘴唇,眼神软软的看着他。

她的眼神在肖墨辰的心里掀起滔天巨浪,肖墨辰烦躁的低下头,惩罚似的在她的胸口上咬了一口。

“啊!”顾浅疼的溢出眼泪,她有些难受的仰头看着他,“疼!”

“疼吗?这才刚开始!”顾浅的痛呼让肖墨辰有些病态的满足。

他一挺身,狠狠的贯穿她,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顾浅感受到身上的人动作的粗鲁,几乎是毫不怜惜的鞭挞着她,每一下都是血淋淋的疼!

她用手抵住他的胸膛,想要将他推离,然而这样的动作更激起了男人的兽性,他撞击的力度一下比一下狠,没有丝毫的怜惜。

“墨辰,我好疼!”顾浅的脸皱成一团,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求饶。

可是换来的却是一阵狂风暴雨。

顾浅半眯着眼睛,看着身上肆无忌惮的男人,她从来不知道这种事会疼成这样!

比一年前他们的第一次还要疼上数百倍,她疼的脸色发白,一声声的哀求换来的却是更猛烈的撞击

她的嗓子都喊哑了,慢慢的她的意识模糊,黑暗袭来之际,她看到的是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睛。

凌晨的时候,顾浅是被刺耳的鸣笛声吵醒的,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窗边,看到宝马车离开的背影。

疼!每动一下下身都是撕裂般的疼痛,她坐在床上,忍不住哭了出来。

16岁那年,她见到肖墨辰的第一眼,就深深的爱上了他。

为了跟他在一起,顾浅用尽了手段,刚开始肖墨辰觉得是小女孩的玩闹还比较容忍,偶尔也会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她。

可是直到他认识了林可欣……

第3章 不过是爱他

想到林可欣,顾浅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她全身上下止不住的恨意流泻出来。

林可欣是她最好的朋友,平时顾浅在学校嚣张跋扈。

认识了林可欣以后,她偶尔会帮顾浅出主意来整治那些对肖墨辰有好感的女孩,她的主意新颖又大胆,渐渐的顾浅对她越来越信任。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林可欣居然跟肖墨辰走到了一起。

顾浅心中暗恨,可就在某一天,林可欣竟然找到她,要自己给她五百万,她就离开肖墨辰。

顾浅爱了肖墨辰那么久,怎么会不答应?

接着林可欣出国,肖墨辰酒醉,顾浅趁机与他发生关系,事后顾家对肖家施压,逼肖墨辰娶她。

肖墨辰知道是她给林可欣钱让林可欣离开,但是并不信林可欣是自愿离开,只觉得是她逼迫林可欣,让他再也找不到林可欣的踪影。

于是他恨她,甚至再也不想看见她。

家族聚会,由于肖墨辰没有出现,肖爷爷不知道哪里得知肖墨辰到现在还没有碰她时,便生气的将他连夜召回。

想到昨天那一幕,顾浅打了个哆嗦,肖墨辰脸上的厌恶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内心,她找了一件高领毛衣穿在了身上,勉强遮住了身上的痕迹。

桌子上燃尽的蜡烛,狼狈的散落在柜子上,仿佛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她忙碌了一上午,做了几样肖最拿手的菜式,装在保温盒里,带到了肖墨辰的公司。

“肖太太,总裁他有重要的事情,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要打扰。”走到他办公室门口,秘书冷冷的拦住她,将她拒之门外。

“既然知道我是肖太太还敢拦着我?”顾浅凌厉的视线扫了过去,秘书立刻低下了头,但还是坚定的拦住了她。

门这时开了,从里面闪身走出一位俏丽的女郎,边走边对身后的人说,“不用送了,肖总,咱们来日方长。”

说着对身后的人飞了一个吻,潇洒的走了。

顾浅看着眼前浅笑的男人,突然发现他也有高兴的时候,每次看着她不是皱眉头就是冷嘲热讽。

男人看到顾浅的身影,立刻收住了笑容,“你来干什么?”

“刚才的那个女人是谁?”顾浅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显得不是那么嫉妒。

肖墨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如果你是来说这些的就给我滚回去!”

顾浅表情一顿,她调整着面部表情,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扭曲。

“你今天的午饭我做好了,要不要吃一点。”顾浅双手抱住饭盒有些生硬的转移了刚才的话题。

肖墨辰微微颔首,转身同她一起走进办公室。

然而进来以后他并没有理顾浅,仿佛她不存在一样。

顾浅将饭盒盖一一打开,摆在他的办公桌上,她浅笑着对他说:“今天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咖喱牛肉,还有……”

肖墨辰望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莫名的心里有些烦躁,就像昨天晚上在做的时候,他本来不想要吻她,然而却仿佛受到了蛊惑般的亲近她。

现在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样子令他心里更加的不爽,他不耐烦的将桌子上的东西扫落在地。

“办公场所什么时候能自由用餐了?不记得我工作的时候最讨厌被打扰了吗?”

顾浅看着被打翻的饭菜低声说道:“肖墨辰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你能不能不要糟蹋我的心血,那是我做了一个早上的成果。”

“对你这种人,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他从容不迫的弹了弹袖子上不存在的灰尘,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别忘了当初是谁接受了顾家的‘施舍’!你现在对我不屑一顾,可当年是谁在我父母面前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这就是你所谓的照顾?”

顾浅尖锐的指责仿佛刺进了他的心里,当年他是想好好跟她过日子的。

可是当他从林可欣的妈妈那里得知是顾浅逼走了她以后,他心里的恨意便止不住的外泄,此后更是连见都不愿见这她。

“多谢你们家的施舍,这一年我的补偿已经远远超过你们当初给我的,该有的补偿我会一直补偿,至于你……”

他走上前捏住顾浅的下巴,邪恶的看着她,“就永远在你婚姻的这座坟里慢慢享受吧!现在,滚!”

话音刚落,他的秘书立刻出现在门口,“太太,请。”

顾浅眼圈有些发红,她瞪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不想在他的下属面前失了面子,整了整衣襟,踩着高跟鞋从容的离开了。



首页 - 美胸塑身宝典 的更多文章: